四月成分表

文字温存着一个人的一切,他的任何笔耕都体现了思想的深度。


1

真正的2020年似乎迟迟未到,热流却早已席卷了这座城市。即使脱下了外套,也不愿把口罩取下,任由湿热的呼吸从口罩上部的缝隙喷出,烘暖疲惫的睫毛。

四月,一个郁郁葱葱的季节,读了些书,听了些音乐。


由于喜欢上了jazz,トマト組的风格立即吸引了我。随性而有韵律,CFCD配合小调的穿插,使得曲风显得格外惬意。说起来第一次听见这一曲是在白上吹雪的Minecraft日常放送上,撇开小狐狸的风格不谈,这首曲子也十分适合用在观光浏览中,减轻不少孤独感。随FBK逛了一遍当时的ホロ鯖,喜欢上了建在巨大空妈像素画边上的咖啡店,和幽静的钓鱼台。虽说在这里寻找宁静也是一种虚妄,也刺激了我向普通低头。

2

久违地拿起《ひとり日和》又放下,五年前买到的这本书充斥着日系的碎碎念……本文也不例外。

窗边的榻榻米和一隅城市与山庄

先谈谈这本书吧。00年代,当时的年轻人因不愿投入全职工作而四处打工,宁愿做自由职业者。他们不想长大、不愿担负责任、无法独立、害怕走出去看看世界,但又不知道这种恐惧从何而来。这种周期短、佣金无保证的职业更阻碍了他们去拥有家庭,从而诱导出一些社会难题。

我真想切断这一切联系,到一个没有人、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从头开始。不过,在那里又会建立起新的关系吧。等自己意识到时,一切又都结束了吧。不去思考什么意义,只是不断重复下去的话,就连人生也会结束。

这不正是我么?笑了,魔幻现实。通篇的平淡故事,想要产生共鸣,也会最后被刻奇猎人杀掉。喜欢三线的悠哉生活,处理一些人情关系,或思考或幻想,在发光的屏幕前邀一群好友。之所以羡慕一线,很大程度上因为大家都在那儿拼,追求着去构建最前沿的社会。如今才发现,靠共情驱动的自己,确实平凡。

而两个月前读过的《且听风吟》,现在在脑海中也荡然无存,C’est la vie。

3

最近入了不止两个游戏,而实际在玩的却只有两个。

《动物之森》这家伙,瞬间夺去了我数百小时。回忆发售前,生活因为前程而困扰煎熬,把所有的救赎都寄托在这一座小岛上。不得不说,久违地体会到期待一件必然发生的事是多么快乐,上一次还是在中学期待着毕业旅行。找新闻、挖细节,小到创作岛歌,大到岛屿规划,同全球数百万玩家坐等开服。三月十九的深夜一点,数着秒进入游戏,开始了自认为新的生活。

在此之前,读过前作的几篇评测,有几个论点深入人心。一是不能指望动森能改变自身,岛屿的状态会是玩家的完整体现;二是游戏的社交性。在一百小时后的今天,岛屿的状态逐渐稳定,每日上线就是铲铲化石钓钓鱼,期待着下一次大白菜的三期型涨停。这个游戏逐渐变得“物化”了,变得更像一种工作、一种责任,而这份责任正是社交。不仅需要维持游戏内小动物的社交,还需要通过它同好友找到共同话题。当然,这些大多是社恐的想法,主动者往往掌握绝大部分优势。

可我还是继续玩下去了,毕竟,有谁不向往平和有爱、没有忧虑的生活呢?

继音游之后,又有一款游戏击中了我的快感触发器。第一次接触《俄罗斯方块》是在幼儿时期的英语课外班,Steve把他的SFC带到了我们面前,上演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雅达利式娱乐活动。正是那一次,启蒙了我的游戏史,见识了puyo puyo和马里奥医生这几个革命性游戏。而最近打块成了专司。事实上一年前我的室友就已经开始打块,耳濡目染,渐渐学会了各个spin与定式。

2020-3-31 Tetris99 进入了前三

更重要的原因是关注了星街彗星——六边形战士。近来关注了很多vtb,不过作为DD自认不合格,往往会陷入anti的思维中。

憋了这么久,才输出这些文字。还是书读太少,人傻钱不多。

Share